跨区域司法同盟 共护少年老成江清水

“7月至11月,长江经济带11省市检察机关共批捕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类犯罪2300人、起诉9514人,同比分别上升63.5%和26.7%,占同期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总数的31.6%和45.8%;立案生态资源领域行政公益诉讼案件15363件、民事公益诉讼案件914件,分别占同期同类案件的49.7%和71.4%。”这是记者昨天从首届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检察论坛获取的一组数据。

近年来,长江经济带沿线检察机关积极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以法律手段着力解决破坏长江生态环境的突出问题。如何进一步做好司法协作,解决好跨区域案件的管辖等问题,检察机关不断探索。

今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湖北武汉组织召开长江经济带检察工作座谈会,为医治“长江病”开出“十剂药方”。在此次论坛上,长江经济带11省市检察机关再次共话检察机关“助攻”长江经济带发展。

来自最高检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长江经济带11省市检察机关立案环境资源领域公益诉讼案件2.3万件,办理诉前程序1.9万件。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检察机关贡献了应有的力量。

立足办案加大生态保护力度

然而,长江绵延6000多公里,破坏生态环境的案件经常跨越多个行政区,管辖难问题仍然存在。如何做好司法协作,解决好跨区域案件的管辖、司法办案的协作、工作沟通交流等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工业废水偷排、危险化学品泄漏、固体垃圾倾倒以及非法捕捞、采砂、占用沿江滩涂……当前,长江流域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问题较为突出。最高检7月部署的医治“长江病”的十项检察举措,无一不是围绕司法办案展开的。11省市检察机关把司法办案作为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本手段,全面加强长江生态环境检察保护。

跨区域协作为办案铺平道路

贵州省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面临水土流失和石漠化仍较突出、生态环保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等特殊问题。贵州检察机关在加大打击相关犯罪力度的同时,注重对受损生态进行“补植复绿”。针对在履行检察职责过程中发现的风力发电项目污染、传统民族村寨环境污染等情况,向党委政府提出对策建议,促成调研成果转化为生态保护和修复治理决策。

不久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洋垃圾”污染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被告明知国家禁止进口废铁渣,仍然制作了虚假的报关单证。这些重金属废物如果不进行无害化处理,很可能对我国生态环境造成重大污染。”上海检察院三分院检察五部副主任季刚说,虽然被告公司及责任人已经因走私废物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被海关查获的160余吨铁渣滞留在港口,无法退运。检察机关对案件进行立案调查后,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两被告连带偿付非法进口固体废物无害化处置费用110余万元。

开展生态司法修复以来,贵州全省检察机关累计发出并落实“补植复绿”等检察建议8000多份,督促补种树木复绿10万多亩,增殖放流895万多尾。

在调查过程中,被告公司在宁波,进口单位在上海,公司法人已经因刑被羁押,要跨省去调查工商材料,给调查增加了不少难度。好在有当地检察院的协助,该公司变化后的办公地点得以锁定,为后续起诉工作铺平了道路。庭审当天,法院当庭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

江苏检察机关迅速办理最高检、公安部、环保部督办涉环资刑事案件14件,目前已经侦查终结12件,审查起诉5件。

作为全国首个跨行政区划的检察院,上海检察院三分院除了统筹其管辖的上海、南京、杭州、合肥、徐州五家铁路检察院外,还针对生态环境保护案件探索建立了案件信息共享平台、线索移送、统一证据标准和法律适用、异地调查取证协作、案件联合会商等机制,让跨区域办案更加便利。

在办理环境资源领域案件的同时,检察机关还注重保护长江经济带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紧密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惩治黑恶势力犯罪。

在整个长三角,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一市检察机关已经建立了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司法协作机制,并通过《沪苏浙皖检察机关加强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三年行动方案》。在长江流域19个省区市,像这样的跨区域检察机关司法协作也越来越多:四川、重庆、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六地检察机关会签了《关于建立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跨区域检察协作机制的意见》;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地检察机关建立赤水河、乌江流域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机制;湖北、湖南、江西三省检察院共同签署《关于加强新时代区域检察协作服务和保障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将长江流域公益诉讼协作作为重要内容部署。

上海市检察机关严厉打击妨害科技创新的各类刑事犯罪,加大对高端制造、智能制造、互联网产业等新兴领域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提起公诉204件319人。

各地协同配合才能提升办案效率

建立企业家法律服务工作站、检察官服务站等为民营企业提供法治教育、司法救济、风险防控等“一站式”服务。湖北省检察机关严惩非法码头、非法采砂等违法行为背后的黑恶势力犯罪,成功办理一起16人涉水、涉砂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建立协作配合机制是破除长江生态环境检察保护工作难点问题的现实需要。”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厅副厅长王莉说,“但推进长江大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跨流域公益诉讼办案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和难点。”

充分发挥公益诉讼职能作用

王莉的看法引起了不少检察官的共鸣,他们认为,在目前的跨区域司法协作中,包括跨区域跨流域案件管辖争议难解决,异地行政机关协调配合意识不强,公益诉讼调查手段有限、调查核实工作缺乏刚性保障,缺少重大跨省生态环境案件会商和联合办理机制,信息共享平台还未建立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检察机关对破坏生态环境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