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曝光生猪经纪人诱导养猪户添加瘦肉精

“从网上得到生猪供求信息后,我们就通知村民四处收购生猪,然后统一运送和销售”,源汇区大刘镇陶庄村村委会主任陶耀辉自豪地对记者说。 陶庄村共有163户800多口村民,从事生猪饲养和交易的人家就占到全村人口的80%以上。 “我们村在2000年就由村党支部牵头成立了养殖协会,选出8个生猪饲养和交易大户作协会的常任理事,负责向村民发布生猪供求信息,组织生猪收购、运输、交易等日常工作,因为生意做得久了而且已经形成了规模,基本上天天都有交易。”陶耀辉说。 据了解,陶庄村专门收购生猪的村民每天都根据养殖协会公布的收购信息,早早开着机动三轮摩托到周边乡村的生猪饲养户家里收购生猪,运回村里后再由协会统一收购。 “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很忙,一般每天上午到家里是找不到人的,都出去收购生猪去了,到下午才能找到人。”村民一天能跑100多里路,南到西平,北到舞阳北舞渡,西到舞钢,只要一天能打个来回的地方都能去到。村民在作生猪收购生意时,坚持信用第一的原则,从不欠账赖债,因而信誉特别好,远近的生猪饲养户都愿意与陶庄人做交易,陶庄也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生猪交易专业村。

一头猪添加瘦肉精10克,成本多了3至5元

与往常一样,河南省大刘镇陶庄村村民陶忠辉,清晨5点起床,简单洗漱,吃过早饭后,不到6点就匆忙出门,到周边村镇收购生猪了。

收购价每斤至少多2毛,一头猪多赚50元左右

记者:“开这辆车走吗。”

生猪经纪人:关键角色

大刘镇陶庄村村民 陶忠辉:“对。”

部分经纪人收猪前会定点定量定时要求养猪户添加瘦肉精,优先收购此类猪

陶忠辉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收购生猪,一年四季,他几乎天天出门收购,今天他在师庄村的经纪人已经帮他联系好货源,到了农户家,只要猪的质量符合要求,他很快就能把猪收上来。

有的经纪人本身就是当地的检疫人员,可签发检疫证明

经纪人 师红业:“这猪漂亮着呢。”

屠宰场、企业:产业链上游

记者:“收她家的多少猪。”

以双汇为例:原料99%来源于基地以外的养殖户

陶忠辉:“今天他们家收10多头,差不多,11头左右。”

他们的特殊需求(出肉率和瘦肉率)诱发生猪经纪人和养猪户铤而走险

记者:“他是经纪人?”

■ 诱使养猪户添加瘦肉精 甚至专门收病死猪加工牟利

陶忠辉:“经纪人,对。”

■ 有些还是当地检疫员 自己贩猪自己检疫 监管几近真空

记者:“他帮你收。”

早报今日刊发特稿《生猪经纪人的隐秘江湖》将揭开这个隐秘的群体。在利益的诱惑下,他们将瘦肉精直接卖给养猪户,并向养猪户优先高价收购喂了瘦肉精的猪。

陶忠辉:“对,他帮我找猪,他给我联系猪,他联系好谁家有猪,他给我打电话,打电话之后我来,来了看猪质量行的话,我们就商量价钱。”

目前,大量生猪经纪人活跃在养殖和流通的各个角落,他们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在这条黑色的利益链中,他们又处在什么样的位置?而对他们的监管又直接关系到未来能否斩断瘦肉精的输送链条。

师庄村村民 李翠枝:“给他们,他们去卖。”

调查发现,猪贩和屠宰场如果不通过经纪人,经常收不到猪,而散户如果不通过经纪人又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这些位于养猪户和买猪人之间的中介,一般是本地农民,通常为中老年男性,他们既掌控猪源,手头又有买猪客户信息,平时多以卖药、卖饲料为主;他们有人曾养过猪,或现在仍在养猪。猪经纪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消息灵通,既善于讨价还价促成交易,又偶尔向养猪户介绍饲养和防疫方面的知识。

记者:“那价格上你自己去卖会不会更高点。”

每个生猪经纪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和养猪户保持着紧密联系,相互之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一般不会轻易跑到别人领地寻找生意。养猪户经常联络信得过的经纪人。一些村庄还成立组织,规模化收猪,成为远近闻名的生猪交易专业村。

李翠枝:“差不多,也不高,有时间还卖得低。”

生猪经纪人因利益而生,有些就会铤而走险破坏规则。采用价格手段诱导养猪户添加瘦肉精,全程参与喂养出肉率高、瘦肉率高的健美猪。据了解,一车猪数量在120头到150头,一个经纪人就能净得1200至1500元,有时一天走两车,一个月净挣好几万元,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任何成本和风险。而企业追求生猪屠宰过程中的出肉率和瘦肉率主导了市场的倾向。

经过简短的讨价还价后,陶忠辉与养殖户李翠枝在经纪人的撮合下,很快以每公斤16.5的价格达成了交易。

一位来自河南武陟的生猪经纪人向早报记者透露了更触目惊心的一幕:专收病猪、死猪,屠宰后卖给一些工厂。屠宰过程中他们还会进行简单加工如着色,经过包装,问题猪肉价格飙升。被查获次数不少,每次都罚款,罚多少就看你能找到什么人,找到熟人就罚2000到3000块。

师红业:“这1头就2千多元,260斤 2000多元。”

所有这些铤而走险的背后都是目前监管层面的空白。

生猪对陶忠辉来说是多多益善,收多少就能卖出去多少,在李翠枝家买了11头后,他还要到其它村去收购,等中午凑满30头左右,才转手拉出去销售。

早报记者从河南省的一些经纪人处了解到,在平时的生猪收购过程中,他们只要付钱就可以轻易得到生猪的三证一标,生猪出栏前的检测更是形同虚设。孟州生猪经纪人老卫的另一个特殊身份是镇动物防疫检疫站的工作人员,作为生猪经纪人的老卫向客户介绍生猪,同时作为检测员的他又自己检测。我国对生猪经纪人的管理则基本是个真空。

记者:“卖到哪儿去?”

对生猪经纪人的监管成败,直接关系到能否切断瘦肉精猪通向市场的黑色链条。在此次瘦肉精事件中,这个特殊的群体扮演着关键角色:其中少数不法分子在利益诱惑下铤而走险,将瘦肉精卖给养猪户,并向养猪户优先高价收购瘦肉精猪。他们是处于养猪户和买猪人之间的中介,地位显得不可或缺,猪贩和屠宰场不通过经纪人经常收不到猪,散户如不通过经纪人则很难找到合适买家。

陶忠辉:“漯河双汇,这11头能赚多少钱,毛收入200多块钱。”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地,轻易不会跑到别人领地寻找生意;他们每天游走在自己的领地里,对每个养猪户家里的生猪数量、品种、体形和出栏时间都了如指掌;他们一般是本地农民,通常为中老年男性,既掌控猪源,手头又有买猪客户信息,平时多以卖药、卖饲料为主;他们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消息灵通。

漯河市有双汇、汇通等25家畜牧产业化龙头企业,这些企业的年销售收入超过230亿元,仅双汇年收购生猪就在300万头以上,企业对生猪的需求极大的激起了当地村民的养猪积极性,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然而,当一些养殖量少的散户把猪养大了以后才发现,卖猪是件麻烦事。

目前,大量生猪经纪人正活跃在养殖和流通的各个角落,这些人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在这条灰色利益链中,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早报记者近日走访河南数地,揭秘生猪经纪人的隐秘江湖。

农户:“主要是自己没有车,交通不是多好,一出去就是1天,自己家还有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