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农民宅基地不可自由买卖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2月6日,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表示,要正确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保障农民宅基地的内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不可误以为农民的宅基地可以自由买卖。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作出了全面的部署,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今天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三中全会的决定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方面明确了方向,进行了全面部署,但是一定要全面正确地理解。特别是有两点不能误读误解:第一,推进土地制度改革的基本出发点是为了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不是为了解决城市建设的用地指标,不是让城市居民到农村购买宅基地盖房子,也不是鼓励工商资本到农村去圈地,中央主要是从维护农民的权益角度来考虑的,这是我们政策的出发点。第二,推进土地制度的改革,关系重大,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既要积极又要稳妥,无论是承包地的抵押、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入市,还是住房财产权的流转,都要先搞试点,而且试点是要报批的。不能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就盲目推进,这样才能保证农村的土地制度改革能够健康地向前推进。

12月6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韩长赋表示,三中全会《决定》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明确了方向进行了全面部署,但是一定要全面正确地理解,特别是有两点不能误读。

附:新闻发布会实录

第一,推进土地制度改革的基本出发点是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不是为解决城市建设的用地指标,不是让城市居民到农村购买宅基地盖房子,也不是鼓励工商资本到农村去圈地。

[中国新闻社]我想问一个农业农村改革的问题,农村土地制度是三中全会《决定》的重点内容,请分析《决定》有关土地制度改革有哪些新突破?新政策?最近关于农村土改有各种解读,请问应该怎么看待?

第二,推进土地制度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既要积极又要稳妥,无论是承包地的抵押、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入市,还是住房财产权的流转,都要先搞试点,规范有序推进。

[韩长赋]土地制度是农村最基本的制度,土地关系是农村最基础的生产关系。土地权益也是农民最大的一块利益,所以土地制度的问题确实牵一发动全身。在土地制度的改革确实关系重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作出了比较全面的部署,其中有许多的创新和突破。土地制度也好,土地改革也好,我们先要弄清所谓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主要涉及哪几个方面,我想给记者朋友们介绍点情况。

[韩长赋]一是农户的承包地。我们最基本的土地制度安排,是指农村的土地是农民集体成员的土地,是集体所有,而且多数是村民小组的集体成员共同所有。土地分国有土地所有权、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土地所有权里面50%以上是村民小组的所有权。

[韩长赋]二是农村的集体土地承包给了谁?是承包给农户的,不是承包给农户的某一个成员,是家庭承包,我们是家庭承包责任制,为什么有时候说农民家里有一个孩子上学了,上了大学,在城里留下来工作,没有回家,他的田没有收回来,因为他父母亲,还有其他家庭成员还在村里当农民,在种地,所以他的田是不收回来的。要依法保障农民的承包地权益,这是农民的第一个土地权益。《决定》讲得很清楚,要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并保持长久不变。农户的承包经营权是要保持稳定,是长久不变的。同时在原来的占有、使用、流转、收益等权益的基础上,再赋予农民对承包经营权的抵押、担保的权能,值得注意的是,承包经营权抵押的客体是土地经营权,不是承包权。也就是说,在承包或者流转土地上从事农业生产,并处置农产品的权利,所以不是承包权,更不是所有权,而是经营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