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抢购羊羔 客商抢收肉羊

去年刚入冬,肇东市宣化乡四村经纪人盖立军从内蒙古运来的140只肉羊羔还未到家,就被村里的养羊户李凤山预订了。 看到养羊挣钱,和盖立军一样,四村的10多名“羊经纪”也都忙开了。盖立军说:“去年9月份以来,我已运来了近300只羊羔,预订的人太多了。” “养羊真是个好路子。”49岁的曹树德掰着手指头算起了增收账:“一只羊羔买进时为200元左右,育肥期为40多天,能卖到300元,除去60元的养殖成本,每只有40元的赚头。从2005年秋天到去年5月份我挣了1.5万元,我还从信用社贷了1万元,准备再买150只。” 指着养羊大户李凤山家的饲料,乡畜牧中心主任孙宇祥说:“村里的羊喂的是北京正大集团的饲料,肉质有保证,防疫程序我们都送到村民家中,免疫一项不少,北京、天津、山东等地的客商都抢着要呢!”如今,五六名外地客商与村民达成了协议,村里的羊根本不愁销路。 不一会儿,孙宇祥的手机响了,原来又一批羊羔运到了村里,让他去验质量。“我们也得去看看,或许还能买百十只呢!”和孙宇祥一样,曹树德等人一溜小跑,消失在街巷的尽头。

最近,肇东宣化乡四村经纪人盖立军从内蒙古运来的140只肉羊羔还未到家,被村里的养羊户李凤山预订空了,许多来晚了的村民又没得到盼望许久的羊羔。 看到养羊是个挣钱的好路子,和盖立军一样,四村的10多个经纪人也都忙得不亦乐乎。盖立军说:“9月份以来,我已运来了近300只羊羔,但预订的人太多了,吓得我都不敢开手机,活儿多得接不过来。” “养羊真是个好路子。”49岁的老党员曹树德掰着手指头算起了增收账:“这一只羊羔买进时为200元左右,育肥期为40多天,能卖到300元。除去60元的养殖成本,每只有40元的赚头。从去年秋天到今年5月份我就挣了1.5万元,昨天还从信用社贷了1万元,准备再买150只。” 指着养羊大户李凤山家的饲料,该乡畜牧中心主任孙宇祥说:“村里的羊喂的是北京正大集团的饲料,羊的肉质绝对有保证。而且所有的防疫程序我们都送到村民家中,免疫一项不落,北京、天津、山东等地的客商都抢着要呢!”如今,五六个外地客商与村民达成了供销协议,常期担起了肉羊外销业务,村里的羊根本不愁销路。 不一会儿,孙宇祥的手机响了,原来又一批羊羔运到了村里,让他去验质量。“我们也得去看看,或许还能买到个百十只呢!”和孙宇祥一样,曹树德等人一溜小跑,消失在了街巷的尽头。

9月12日,两山乡西张村“羊经纪”周立军从内蒙运来的140只肉羊羔还未到家,就被村里的养羊户孙晓勇预订空了,许多来晚了的村民自然又没得到盼之许久的羊羔。 和周立军一样,西张村的10多个“羊经纪”手中的货照样是供不应求。周立军说:“9月份以来我已运来了近300只羊羔,但预定的人太多了,吓得我都不敢开手机。”是什么让“羊经纪”因销路太快而发愁?孙晓勇一语中的:养羊真是个挣钱的好路子。 孙晓勇指着自家院中圈养的肉羊说:“这120多只羊是我今年购入的第三批,40来天就能出栏,能挣4000多元。今年出栏五批没什么问题,最少也能挣两万块呢!”旁边的村党支部书记史惠祥接过话茬:“现在村里养羊户已经达到了300多户,像他这样的规模算是小户,多的养了近400只。” “养羊真是个好路子。”58岁的曹树雨掰着手指头算起了增收账:“这一只羊羔买进时为200元左右,育肥期为40天,能卖到300元。除去60元的养殖成本,每只有40元的赚头。从去年秋天到今年5月份我就挣了1.5万元,昨天还从信用社贷了1万,准备再买150只。” 指着孙晓勇家的饲料,该乡畜牧站副站长万占军说:“村里的羊喂的是北京正大集团的饲料,羊的肉质绝对有保证,而且所有的防疫程序我们都送到村民家中,免疫一项不落,北京、天津、山东等地的客商都抢着要呢!”如今,五、六个外地客商与村民达成了供销协议,常期担起了肉羊外销业务,村里的羊根本不愁销路。 不一会儿,万占军的手机响了,原来又一批羊羔运到了村里,让他去验质量。“我们也得去看看,或许还能买到个百十只呢!”和万占军一样,曹树雨等人一溜小跑,消失在了街巷的尽头。